联系:

平台知识

杏耀这是他两辈子第一次走进沈家的院宅

 易昭烊回到凤陵城的第一夜,让很多事情悄悄改变。
  
  比如凤陵城的大街小巷,传满了傅菀菡和沈之瑶的爱情段子,茶馆的说书人飞着吐沫,津津有味地讲着傅菀菡暗恋沈之瑶的故事,什么傅菀菡身边那么多公子不选原来喜欢沈之瑶,什么傅菀菡听说沈之瑶和易公子相谈甚欢冲过去和易公子打了一架,最后哭着跑出来云云,闹得傅正恒一把年纪上朝被同僚耻笑的抬不起头,把傅菀菡关在家里好几个月。
  
  比如那日易昭烊老虎发威揪了沈之瑶的耳朵,逼着沈之瑶每三天做一幅刺绣交给自己,沈之瑶狼狈地跑回沈家,看到了拿着棍子等她的雪啼,据有心人爆料,那日沈家内院鬼哭狼嚎,而赵珏和萤流两个人顶着熊猫眼互相和自己的主子抱怨。
  
  赵珏看着眼前霸气张扬的‘骠骑大将军’府,又想起那天那个女人暗算自己的样子,想他赵珏怎么也是弥生阁训练出来的一等暗卫,怎么就被一个小小的女人给打成这样,幸好他在最后全力一搏,也送了对方一个熊猫眼。
  
  赵璇既心疼赵珏,又想嘲笑他被一个女人给揍了,想到自己反抗都没反抗就被人弄晕了,他对沈家也有点发怵。
  
  这沈家,怎么没一个正常人!
  
  他们不得不来,今日是公子与沈之瑶约定的第三日,易昭烊要来给沈之瑶送帕子。
  
  一大早,易昭烊就往将军府去了,穿过了两条小巷,方才走到将军府的正门。
  
  府前一个人都没有,他命赵珏前去叩门,好久才有一个丫头打扮的人把门打开,那丫头看到易昭烊,微微一笑:“可是易家三公子?”
  
  易昭烊递上自己的名帖,恭敬道:“在下易昭烊,曾与沈姑娘有约,今日特来拜会。”
  
  雪啼接过名帖,对易昭烊行了个礼:“小姐在后院练武,公子先与我去前庭稍作等待吧。”
  
  易昭烊颔首。
  
  他随着雪啼走进了骠骑将军的府邸,这是他两辈子第一次走进沈家的院宅,与自家的院子不同,沈家的院子光秃秃的,一棵树也没有种,石板铺成的小路无限绵延至前庭,左边是各式各样的武器,添加了几分肃杀,而右边则与左边大有不同,圆木做的秋千耸立在中间,旁边则是白玉刻成的桌凳,零星的散着几颗棋子,石头堆砌的小池子里则养着几条肥肥的鲫鱼,一看就是用来吃的...
  
  院子里只有为他们领路的丫头,正在喂鱼的修公公和蒋嬷嬷。
  
  如果加上赵珏所说的那名护卫,沈府一共就这五个人了。
  
  易昭烊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沈之瑶那般能折腾,那么大的沈家别院,只有这零星的几个人陪着,初到凤陵,她不过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离开父母,一个人面对凤陵的明争暗斗。
  
  如何不寂寞。
  
  雪啼把人带到了前庭,古色古香的屋子里有淡淡的木香,易昭烊在客位坐下,雪啼屈膝退下,片刻之后为易昭烊端上牛乳茶:“我们家小姐嗜甜,家中没有待客的茶,还请易公子见谅。”
  
  “沈家,平时都没有人拜访吗?”易昭烊端起茶,小抿一口,本身甜腻的牛乳被处理的清淡了些,但他还是有些喝不惯。
  
  “这倒不是,小姐不喜茶香,就都送给修公公了,你要是实在喝不惯,我去找修公公讨点。”雪啼耸肩,有点无奈。
  
  易昭烊脑补出来沈逸苍远离朝堂,沈家无人问津的画面一下被打破的稀碎,他讪讪笑道:“无妨。”
  
  “咦,你怎么来的这般早?”沈之瑶大步踏进屋子,与平素招摇的打扮不同,沈之瑶一身白色常服,手脚束着白色的绑带,额头上也带了嵌着宝玉的抹额,脸颊上渗出薄汗,站在易昭烊的前面。
  
  “检查作业。”易昭烊斜了沈之瑶一眼,未经思考就说出来:“我教你绣的花样,你可开始绣了?”
  
  沈之瑶:“... ...”
  
  “你不是给我送帕子来了吗?提这档子事儿干嘛!”沈之瑶想起那日被提着耳朵,心中不忿,伸出手:“帕子呢?”
  
  易昭烊把帕子递到沈之瑶的手上,白色的素帕上绣着如火一般的木棉花,灼灼入眼,绽开了半张锦绣,最角落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瑶字,彰显了帕子的归属。
  
  最开始,易昭烊一直在犹豫要不要绣上沈之瑶的名字,每每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就觉得背后有些发凉。
  
  揪了老虎耳朵的易昭烊为了讨好沈恶霸,在边角认真的绣了一个瑶字。
  
  沈之瑶拎起帕子啧了两声:“这绣工,比雪啼好多了,易公子你会不会缝衣服...”
  
  “大小姐!”雪啼及时打断沈之瑶,阻止沈之瑶更过分的要求:“要点脸!”
  
  易昭烊惊奇的望着雪啼,他敏锐的察觉到沈之瑶是有些怕雪啼的,不仅是他,赵珏赵璇也发现了,他们有些不解,主子怕奴才,这是什么道理。
  
  赵珏四处张望,希望可以找到那天把自己揍了一顿的女人。
  
  萤流隐在暗处,准备偷袭。
  
  沈之瑶努嘴,把帕子塞到自己的怀里,顺手揪了易昭烊鼻子一下:“春日宴可有准备。”
  
  易昭烊点了点头,他对沈之瑶爱揪自己鼻子的事儿已经妥协,在墨玄,每年初春的时候都举办一次盛大的皇家宴会,除去世家之外,五品以上的各级官员带着儿女参加此次宴会,久而久之,春日宴变成了一个变形的大型皇家相亲晚宴。
  
  易昭烊当然有准备,六日后的春日宴,会发生一件大事。
  
  他敛了眉眼,并不打算告诉沈之瑶,他若是没有记错,上一世的春日宴,沈之瑶并没有参加,就不必再给她带来麻烦了。
  
  沈之瑶点了点头,随意闲聊一般问道:“凤陵城的三位皇子,你看好哪位?”
  
  易昭烊抬头。
  
  “不用这么惊讶的看着我。”沈之瑶捏了捏易昭烊的脸颊:“你若是不想回答便算了。”
  
  试探!
  
  易昭烊明白,沈之瑶这是在试探他的选择,亦或是试探易家的选择。
  
  他无视了沈之瑶手上的小动作,道:“女帝如今身子尚好,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
  
  “是吗?我还以为你心里有数呢。”沈之瑶这才坐下,瞥了一眼易昭烊眼前的牛乳茶:“牛乳茶不放糖实在难喝的紧,我让雪啼再给你放点?”
  
  “不必了。”易昭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沈之瑶,生怕一个不留神就被套了话,这人看似肆意妄为,心思却纤细如尘。
  
  他决定先发制人,也问出自己一直以来的疑问:“沈姑娘这般性格,难道不怕得罪人吗?”
  
  这话题转移的毫无技术,沈之瑶接过雪啼为自己端过来的牛乳茶,甜腻的味道充斥鼻腔:“易公子以为,我沈家与你易家,还有傅家关系如何。”
  
  易昭烊脱口而出:“十分不好。”
  
  “何时开始?”
  
  易昭烊没有说话,沈家与傅家从参政开始就不对付,后来易家与傅家接亲,连成一气,自然与沈家的关系不善。
  
  沈之瑶笑道:“想必易小公子已经想起来了,我沈家向来与傅家不睦,不管我是曲意逢迎还是针锋相对,立场不同关系自然不会改变,与其维护着那破烂的表面关系,刺他一头岂不快哉。”
  
  你直接说破罐子破摔不就好了,易昭烊在心里碎碎念。
  
  “易小公子。”沈之瑶戳易昭烊的脑门:“有时候不要脸的日子,可比要脸的日子爽快多了。“
  
  易昭烊若有所思,仔细回顾了一下沈之瑶做过的种种,他诧异的发现还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他没有沈之瑶那般犀利的嘴,遇到事情大多时候都喜欢做一些迂回对策,使得他上一世的活的十分憋屈,他不像沈之瑶那样,吵架不过还能动手,让人心生忌惮,自己要是像沈之瑶那般,话还没说完一句话就被人给拖出去打一顿...
  
  易昭烊打了个激灵,他在想什么哦!
  
  沈之瑶好心提醒道:“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不必太过拘泥。”
  
  易昭烊脑海里飘过一个念头,他一下就领悟到了自己重活一世的意义,他有些激动,指着自己问道:“沈之瑶,你觉得我长得好看吗?”
  
  沈之瑶不知道自己刚才那一番话对易昭烊产生了多大的影响,随口说道:“挺好看的。”
  
  “比起凤陵的女子呢。”
  
  这人该不会是真想当天下女子表率吧?沈之瑶压住心中的念头,决定折中:“比大部分都好看。”
  
  易昭烊嘴角挂起温润的笑容,冲着沈之瑶款款一眼:“承蒙瑶妹夸奖,今日昭烊受教了,还请瑶妹明日将作业送到易府,不然...”
  
  易昭烊嘴角的笑更灿烂:“让你好看哦。”
  
  沈之瑶听到‘瑶妹’两个字,口中的甜茶全部喷了,再听得那软软糯糯的威胁,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易昭烊得意的看着沈之瑶因呛水咳嗽的模样,心中快慰,带着赵珏赵璇离开了。
  
  咳了半天的沈之瑶拽住雪啼:“我刚才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吗?”
  
  雪啼也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只得说了句大实话:“小姐,这是你这些年说的最像人话的话了。”
  
  沈之瑶咧着嘴望着门口,易昭烊的背影已经消失:“那是他疯了?”
  
  谁都不知道,正是沈之瑶的这一番话,彻底触动了易小公子的神经,让他在贤良淑德的路上越走越远...
本有由杏耀原创编辑,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

  本文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杏耀的文章,请点击查看杏耀娱乐杏耀娱乐注册的其它文章,请关注杏耀娱乐公司官网(https://www.rudse.com).

上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4-2016 杏耀娱乐平台官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4002280号-2 网站地图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kefu.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