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主管:qq89731

平台知识

66顺心情感到无比的轻松

姜若男本来以为邓益只是随口问问,可是三天后,查到她的下班时间,他就在餐厅的门口等她。
 
  姜若男的同事很识相,尤其是看到一个酷哥在等她时,大家都很自然的加快脚步走开。
 
  「干么?」她的语气实在一点也不淑女,至少在面对他时,她没有伪装客气。
 
  「妳想不想知道那个猪哥主管的下场?」邓益瞅着她瞧。
 
  姜若男马上换了个友善的表情,没有想到他会专程来告诉她结果。
 
  「他怎样?」她只差没有抓着他的手臂追问。
 
  「他被调到最基层的总务部。」
 
  「你没有开除他?」
 
  「我想每个人都该有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
 
  想到马小茜失业的痛苦,她也不想赶尽杀绝,害别人也丢工作,得到惩处就好,至少那个猪哥主管现在没有绝对的权力可以去威吓或是骚扰其它女员工,她相信邓益已经给了那家伙最严重的警告。
 
  「满意吗?」他一副谦卑的口吻。
 
  「可以接受。」
 
  「那如果我决定请妳的朋友再回来工作呢?」
 
  「你讲真的?」因为太高兴了,她不自觉的抓着他的手臂,想要确认。
 
  「我敢跟妳随便乱说吗?」邓益没有拿开她的手,被她这样抓着,他居然有一种莫名的愉悦感,她的一双手看似纤柔,但其实挺有力气的。
 
  「小茜真的可以再回去工作」
 
  「明天去人事处报到。」
 
  「邓益……」她和他其实不熟,甚至他们认识的过程都不是很愉快,可是他却言而有信,让她好感动,她突然好想亲亲他的脸颊,现代人都很冷漠,他的行为简直像是天使。
 
  「妳看起来好像是中了乐透!」他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我好想亲你!」她没有掩饰的说。
 
  他耸了下肩,「不要客气。」
 
  「我是说好想。」她收回手,对他不好意思的笑笑。「但不会真的这么做。」
 
  「我不介意。」
 
  「我等一下就要去告诉小茜这个好消息。」姜若男仍处于兴奋的状态。「她这些天拚命的找工作,但是都没有下文。」
 
  「那她可以不用再那么辛苦了。」
 
  「那天的事。」想到自己骂过他的话,她突然很哥儿们似的用拳头轻捶了下他的肩头。「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妳已经道过歉了。」
 
  「还是很失礼。」
 
  「但是前两天我带外国客户上门,妳的表现很专业。」他夸她。
 
  「一码事归一码事,不能混为一谈。」
 
  「很好。」他赞赏的点头。
 
  姜若男微笑以对,但是接着彼此突然静了下来,流转在他们之间的气氛有点小尴尬。
 
  照理说邓益现在应该潇洒的和她说再见,毕竟要说的话都说完了,他不护短的正确处分了下属,她非常感谢他,可现在他不说话的站在这,到底要干么?
 
  邓益也知道自己该和她挥手说再见,因为该做的事都做了,心里不再有任何负担,但……这个女生很可爱、很讲义气、很有个性、他突然不想这样就和她说再见,可是他能再做什么呢?
 
  「那……再见了。」姜若男受不了这种凝窒的气氛,主动先和他道别。
 
  「去喝杯咖啡吧!」他做出令自己和她非常意外的提议。
 
  「喝咖啡?」
 
  「现在喝咖啡,妳晚上会睡不着吗?」邓益看了看手表,他其实知道现在大概几点,看表只是一个转移尴尬的动作。
 
  「我没有喝了咖啡就睡不着觉的困扰。」
 
  「那么我们就去喝一杯咖啡。」
 
  他从来不曾有过这种强烈想要和一个女生喝咖啡的念头,好像不喝上这一杯咖啡,他的心会若有所失,这种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觉让他胸口怦怦直跳。
 
  「好,」她不是那种小里小气的女生。「去哪里喝?」
 
  「我的车子在前面。」他指了指不远处一辆黑色奔驰休旅车。「我知道有一家咖啡味道超棒!」
 
  「满街都是连锁咖啡店……」
 
  「姜若男,我只喝好咖啡。」
 
  因为他一句他只喝好咖啡,所以姜若男只好上了他的车,只好任他把她载上阳明山,当然他的举动令她有些纳闷,感觉这杯咖啡很重要,非喝到不可,她完全不怕他对她有任何的企图,因为像他这样的男人,不需要勉强女生。
 
  咖啡店是在山上一条小路的尽头,灯光昏黄,布置很简单,店内播放着萨克斯风的轻音乐,只有五、六张桌子,因为地处僻静,让人有远离尘嚣的舒适感,所以姜若男第一眼就爱上这里。
 
  「感觉很棒!」她低呼。
 
  「自己找座位。」
 
  「没有人带位吗?」
 
  「老板是跑堂兼煮咖啡,一个人当好几个人用,我去告诉他我们要喝什么咖啡,咖啡是由现磨的咖啡豆煮出来的,保证香醇,不加糖、不加奶精,好咖啡一定要喝原味。」好像对这里很熟的邓益解释着。
 
  「那你帮我点。」
 
  「我是打算这么做。」
 
  「太大男人主义了吧!」
 
  「我知道哪种咖啡最好喝。」说完他随即离去。
 
  姜若男不自觉的对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这个男人其实很习惯决定任何事,不管是对自己或别人,他习惯发号施令主宰一切。
  入座之后,邓益对她说:“要等一下,有点耐心。”
 
  “不会煮到半夜吧?”她开玩笑的看他。
 
  “十二点以前让你回到家。”
 
  “我又不是灰姑娘。”
 
  “所以你可以待到更晚?你父母不会……”
 
  姜若男其实不是很想跟任何人提起她的身世,但是邓益左一句你父母、右一句你家人的,她实在感到困扰,干脆一次讲清楚,省得他再说。
 
  “邓益,我是个孤儿,出生没有几天就被丢在育幼院的门口,除了手腕上绑着的三条红丝线之外,没有任何交代,我跟弟育幼院院长姓姜,她帮我取名叫若男,是希望我像男孩子一样独立、坚强、保护自己,所以,”她露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不要再说什么你父母、你家会怎样的话,因为我只有一个人。”
 
  邓益听完之后的反应是沉默,带着一丝疼惜,看来她一路走来非常辛苦。
 
  “不必同情我,我过得很好。”不喜欢提自己的身世,就是不希望得到别人廉价的同情。
 
  “你的确看起来很好。”
 
  “有父母的人是人,孤儿也是人,没有任何差别的。”
 
  他的心这会儿有着莫名而无法言喻的刺痛,但是他不知如何向她表达自己的感觉。
 
  “咖啡还要多久?”她想转移话题,特别回头去看了看正在煮咖啡的老板。
 
  “我说了要有点耐心。”他知道她的想法。
 
  “我明天还要工作,你不用吗?”
 
  “我当然要工作。”
 
  “那外带好了。”突然有点后悔告诉他有关她的身世,也不过是第三次见面的陌生人,她和他扯那么多做什么?她又不要他的同情或是照顾。
 
  “外带就没有味道了。”
 
  “十点多了,一会还要开下山。”
 
  “十二点之前,”他承诺她。“我保证在午夜十二点之前让你回到家,说到做到。”
 
  姜若男抿着唇,却没有再接话,算是接受了。
 
  邓益注视着她,一边看着她、一边分析自己心里的感觉。
 
  十二岁那年他也成了孤儿,但是他至少有叔叔、婶婶,他们把他养育成人,并且把他父亲留下的事业交回到他的手里,他是被关爱照顾长大的。
 
  而她呢?
 
  “姜若男,我们做……好朋友吧!”邓益脱口而出,说出之后心情感到无比的,轻松。
 
  “好朋友?”她差一点下巴脱臼。
 
  “你有困难?”
 
  “邓益,你说……”不是有什么困难,对她而言,当孤儿的最大好处就是没有包袱和负担,也没有情感上的压力,不会有人在她耳边唠叨,不会有人盯着她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更不会有人限制她几点回家或是和谁做朋友。“我们俩做好朋友?我和你?”虽然她和马小茜也是好友,但至少她不会管她,但邓益,她不相信他做得到,更何况她和他是不同世界的人。
本有由66顺原创编辑,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

  本文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66顺的文章,请点击查看66顺娱乐66顺娱乐注册的其它文章,请关注66顺娱乐公司官网(www.rudse.com).

Copyright © 2014-2016 66顺娱乐平台官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粤ICP备14002280号-2 网站地图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kefu.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