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主管:qq89731

平台知识

66顺主管像着了魔一样

如果她主动吻了他,如果她对他说,比较喜欢和他在一起,是不是代表她对他的感情已经发生了改变?
 
  一夜缠绵。
 
  晓寒第一次体会到了男人和女人之间情爱的美好。
 
  礼拜五,晓寒照常去上暑期补习班,下课后,佳安拉着她直冲去冷饮店。
 
  “老板,我要情人果的!”佳安是晓寒在补习班认识的女生,瘦小的脸像枚瓜子仁,配上一头齐耳的短发,清爽又俏丽。“晓寒,你要什么口味的?”她转过头又问同伴。
 
  “嗯……香蕉的好了。”晓寒托着腮,想着自己的心事。
 
  很快,胖乎乎的老板就把两盘刨冰端到她们面前。
 
  “好了,开动——”佳安总是那么兴奋雀跃,她的脸上有小小的雀斑,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深深的酒涡,十分可爱!
 
  在这么炎热的夏天里,有一盘清凉的刨冰真是再好不过的享受呢!
 
  晓寒却吃得有些漫不经心,在佳安痛快淋漓地解决掉一盘时,她只尝了三四口而已。
 
  “老板,再给我来一盘芒果的!”
 
  “知道了!”
 
  佳安转回头,奇怪地睁大了眼睛。“晓寒,你干嘛不吃?”
 
  “呃?”晓寒回过神,不在意地笑笑。“我有吃啊,只是吃得比较慢而已。”
 
  “哪有?”佳安撇撇嘴。“你的刨冰根本都还没动过,好不好?咦……你有简讯?”
 
  晓寒根本还显得一脸“状况外”,经佳安提醒才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果然,有新收到的一通简讯。
 
  心中随之又是一阵悸动,是龙先生的——
 
  晓寒,补习班应该下课了,回到家了吗?在做什么?
 
  夕阳的光线照进冷饮店临街的玻璃窗,所有的东西都像镀了一层淡淡的金,门口又有几个学生呼朋唤友地涌进来,唯有晓寒,看完简讯后显出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在一起几个月,他从来没有给她发过简讯,像他这样的大忙人,时间就是金钱,有时候就连电话都是由秘书事先安排好的,更别说传简讯这种费时又无聊的小事情。
 
  晓寒困惑了片刻,才慢慢回复他:我和同学在吃冰。
 
  很快,简讯的声音又响起,晓寒垂下眼看:晓寒,我刚签完协议,一个人在饭店,我很想你。
 
  晓寒已经很习惯了,龙先生的用词一向都很简短,可是这通简讯却让她的心里涌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跟以往不一样。脸颊在一霎时有灼烫的感觉,连心跳都快了些。
 
  佳安转头发现她的异样。“你的脸干嘛红了?”
 
  “没事。”晓寒急急地把手机收进包包里。
 
  “有什么我不能看的秘密吗?我知道了!”佳安突然一脸笑嘻嘻。“晓寒,你一定交男朋友了,对不对?”
 
  男朋友?!
 
  晓寒的心随之抽动了一下,有些压抑,有些纠结,还有些无奈。
 
  龙先生不是她的男朋友,也许连朋友也算不上,他们的关系只靠一纸合约维系着。多么可悲,他们相处时亲密有若夫妻,可是当他们分开,回到各自的世界,便像这世界上的陌生人一样,两不相干。
 
  “佳安,他不是我的男朋友。”她看着面前已有些融化的冰,低低地回答。
 
  “那他是谁?”受她的情绪感染,连佳安也认真起来。
 
  晓寒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可是我希望有一天,我和他的关系能够改变。”说完这句话,她有些悲伤的抬起眼,勉强笑了一下。
 
  大约一星期后,某天深夜,灯火通明的别墅里正在举办生日派对。
 
  寿星是和晓寒同系的一个女生,家境富有,父母都长年在国外做生意,家里一栋大别墅平常都只有她和几个老佣人住着而已,不过今晚可就热闹了,挤满了前来贺寿的精力旺盛的学生。楼下客厅被他们当成了舞池,伴着嘈杂的音乐,一个个玩得正热烈。
 
  晓寒不想跳舞,一个人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夜幕怔忡出神。
 
  “嗨,杜晓寒,一起跳舞怎么样?”有男生滑步过来向她邀舞。
 
  “谢谢,我不想跳。”心事重重的晓寒转头勉强笑了笑,直截了当地拒绝。
 
  男生耸耸肩,只得顾自滑开。
 
  “杜晓寒,怎么一个人坐着发呆?”又有人过来,拿了杯酒坐在她旁边。“别喝果汁了,今天晚上应该喝酒才对。”他自说自话地就把面前的一杯橙汁移开。
 
  晓寒推开他递过来的酒杯。“我不会喝酒。”
 
  “不会喝不要紧,我教你——”男生故意在她面前耍帅耍优雅。“呐,像我这样,先喝一小口,不要咽下,含在嘴巴里慢慢品……品味那个感觉。”
 
  晓寒看着他,却忍不住在心里失笑。
 
  真正的优雅不需要刻意,是举手投足之间浑然天成的,譬如……她想着,心头突然没预警地一颤,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在内心慢慢漾开。她想到了龙先生。
 
  不过现在这个时间,他应该还在法国吧?
 
  “来——”男生拿来另一杯红酒,打断了她的思绪。“杜晓寒,你要不要试一下?”
 
  唉,真麻烦。
 
  晓寒站起了身。“不好意思,我想去一下洗手间。”只有祭出尿遁这一招了。
 
  她穿过热舞的人群,忽然看见门口有一阵小小的骚动。今晚的寿星穿一身粉色的名牌小礼服正等在大门口,回头看见晓寒走过,跑去把她也拖了过来。“晓寒,你也来嘛。”
 
  “有重要客人来?你们在等谁?”晓寒有些纳闷。
 
  聚在门口的五六个女生立刻叽叽喳喳地说:“我们在等双胞胎嘛,他们就快要到了!”
 
  晓寒忍不住轻轻皱眉。“你们是说……林世纬和林世怀?”
 
  “对,就是林家那对很帅的双胞胎!”
 
  晓寒吓一跳,眉皱得更深。“我不陪你们等了,我想先去一下洗手——”
 
  话没说完却被打断,寿星小公主紧拉着她的手。“晓寒你等一下嘛,拜托,他们马上就到了。”
 
  旋即有女生轻轻欢呼的声音。“来了来了,双胞胎来了!”
 
  一前一后,两个挺拔帅气的身影踏上大门前的台阶,然后各自送出一份礼物。兄弟俩看上去心情似乎不错,林世怀的眉眼弯弯,刚想恭维一下今晚的女主角,目光却意外扫到一旁的清雅身影,喜出望外地脱口说:“晓寒,今天晚上你也在?”
 
  “晓寒?叫那么亲热喔!”有女生笑嘻嘻地打趣。“林世怀,杜晓寒可是我们管理系的系花耶,你刚才干嘛那么开心?像捡到宝了一样!难道你们已经——”
 
  那天傍晚的气愤和尴尬犹在心里盘桓,眼下又突然遭到调侃,晓寒心情复杂,看着站在面前的兄弟俩,唇角扯动,勉强笑了笑说:“别闹了,我们根本不熟。”
 
  她话音刚落,没吭声的林世纬露出讥诮的表情。“是啊,我们配不上。”
 
  “哥!”林世怀皱眉。
 
  他老哥却不理他,径自走进了大厅里。双胞胎在女生中还是很受欢迎的,他们在大厅一露面便有一堆女生围了过去。晓寒怔在原地,心中的委屈和压抑因方才短短的一句话再度泛起,想要发泄,却又没办法发泄。
 
  连寿星在内的几个女生却把焦点转移到了她身上。“晓寒,怎么回事?你之前有得罪过林世纬吗?”
 
  好奇的眼神,有时更能刺伤人,晓寒看了看她们,只觉连最后一丝笑的勇气都快丧失了。“没。”她摇头。“我想我没得罪过他。”
 
  当她一个人回到角落,耍优雅的男生已经不在了,玻璃茶几上摆放着方才那一杯没喝的红酒。
 
  双手捧杯,一口一口用力地吞下,当杯底见空,晓寒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阵发晕,喉口像火炙般的不舒服。
 
  这回真的想去洗手间了,她想站起来,却感觉有一只手把她轻轻地按下。
 
  “晓寒,这个送给你。”林世怀把一只盒子递到她面前。
 
  见心仪的女孩一时怔忡着没有反应,他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条珍珠项链,黑丝绒的衬垫上,每一颗珍珠都同等大小,同样的浑圆美丽,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一时变得安静,许多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尤其是女生,露出惊奇和羡慕的表情。
 
  真没想到,双胞胎弟弟会向系花告白呢!
 
  晓寒呆呆地看看他,又看看项链。“林世怀,你干嘛?”
 
  “能不能做我的女朋友,晓寒?我也可以送你喜欢的东西。”他很认真地说。
 
  晓寒睁大了眼睛,然后摇头。“我不喜欢珍珠。”
 
  她说完站起身想走开,林世怀急得挡在面前。“那你喜欢什么?”
 
  晓寒和他四目相接,心头一震,低低地说:“我什么都不喜欢,对不起,我也不要做你的女朋友。”
 
  她说完后,冲去洗手间躲避自己今晚难堪的处境——
 
  好想哭。
 
  她不喜欢被人误解的感觉,不喜欢昂贵的珍珠项链,她不是贪慕虚荣的女孩,她和龙先生约会是有苦衷的,可是没有人能够体谅她……晓寒痛苦地双手抱头,贴着冰凉的瓷砖慢慢滑坐了下来。
 
  脑中酒醉的冲击越来越大,干呕了几次后,手机突然响起,看了来电显示,晓寒吸一口气,虚软地开口:“龙先生——”
 
  熟悉的声音响起,震荡她的耳膜。“晓寒,我刚下飞机,很想见你。”
 
  “……我在一个同学家里,参加她的生日派对。”
 
  “是吗?”男人在彼端笑了。“把地址告诉我,我去接你。”语气温柔却又不容拒绝。
 
  收了电话,晓寒走出洗手间,转角处挡着一个人影,害她吓了一大跳。
 
  “我有话问你。”林世纬倚靠在墙上,脸隐没在阴影里。
 
  “你还想问我什么?”晓寒的声音有些无力,眼圈红红的,有哭过的痕迹。
 
  他从阴影里走出来,脸绷得紧紧的。“你哭过了?”
 
  晓寒后退一步,垂下眼。“不关你的事。”
 
  林世纬懊恼地皱起眉。“你为什么要拒绝我弟?他有什么不好?”
 
  晓寒别过头。“我对他没感觉……”
 
  她的话换来面前大男生的冷笑。“你对有钱的大老板才比较有感觉,对吧?”
 
  娇靥在一霎时惨白。
 
  晓寒一声不吭地想要走开,却被他懊恼地一把扯住手。“杜晓寒!”
 
  “你放开我——”
 
  借着亮光,林世纬看见她眼里涌起的泪水,不由怔了一下,像着了魔一样,突然俯下头去压住了她的唇,突兀的动作似乎连自己也没预料到。
 
  停顿了一秒,晓寒吓得用力推开他。
 
  “哥,你干什么?!”林世怀怒气冲冲地走过来。
 
  “我——”林世纬陷在错愕中,还来不及说出完整的句子就被弟弟“砰”的一拳狠狠揍在脸上。“噢呜——”他痛得低吼,原本帅气的脸颊立刻肿起了一块。
 
  双胞胎扭打在了一起。
 
  生日派对被搞砸了,连热舞音乐都停止,所有人都静下来看他们。
 
  顾不上跟今晚的寿星告辞,晓寒忍无可忍,选择在众目睽睽下逃离了别墅。
 
  “晓寒——”
 
  林世怀放弃打架,紧接着追了出去。可是当他追出别墅大门外,却看见一辆黑色的跑车停在路边,然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孩上了那车。
 
  可恶,又是跟她约会的有钱人!
 
  他沮丧地回去,看见老哥还等在大厅里。
 
  林世纬看着弟弟走进来,抹去嘴角的血沫,脸色紧绷。“世怀,老实告诉你,我也喜欢她,所以才特别气她和别人——”话没说完又觉得懊恼,突然噤了声。
 
  “我回家了,拜拜。”环视一眼大厅里鸦雀无声的人群,他扯过一旁沙发上的外套,冷冷走了出去。
本有由66顺主管原创编辑,如有转发请注明出处!

  本文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66顺的文章,请点击查看66顺娱乐66顺娱乐注册的其它文章,请关注66顺娱乐公司官网(www.rudse.com).

Copyright © 2014-2016 66顺娱乐平台官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4002280号-2 网站地图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kefu.htm